收藏本站
  • (102) 6666 8888
  • Mon - Sat: 9:00 - 18:00
  • 1691779149@qq.com

难以抹去的阴影<上>
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大瀚热点 Hot News 查看内容

2017-8-18 16:31| 发布者: gy1234| 查看: 440| 评论: 0

今天是8月15日,七十二年前的今天,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,这一刻,世界各地喜大普奔,中国浴火重生!

编者按:

今天是8月15日,七十二年前的今天,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,这一刻,世界各地喜大普奔,中国浴火重生!然而欢呼声淡化不了悲痛声,惨痛的历史需要铭记,我们不能做历史的文盲,“南京大屠杀”人人知晓,但“厂窖惨案”却鲜有人知,日军在厂窖杀害我同胞三万多人,献血染红了厂窖大地,成为仅次于南京大屠杀的惨案,国仇家恨岂能忘?本文作者常德市党史办原副主任陈大雅,作为“厂窖惨案”亲历者,回顾历史,以悲痛之情写下这一文章,谨以此文纪念日本投降日,纪念仅次于南京大屠杀的“厂窖惨案”!沉痛祭奠被日本侵略者屠杀的千万同胞!文章将分为上下篇陆续呈献给读者。

 

 一句“每逢佳节倍思亲”的名言,道破了多少人在特定环境特定时刻的思乡思亲之情。而我的思乡思亲之情,往往与国仇家恨交织一起,不管是不是“佳节”,都特别沉重,一语难以道破,成了难以抹去的阴影。

 

躲飞机

现在,我见到天上的飞机,往往想起72年前,1943年5月初的一天,一架飞机在汉寿县厂窖汀浃洲小学上空盘旋(厂窖当时是一个小镇,是汉寿县作新乡乡公所所在地,1955年划归南县),轰鸣声震耳欲聋。我和同学都好奇地在学校操坪上张望。这时,在同学中间的刘老师却紧张地说:“今天不上课了,都快回去!”我和同学都挤进教室,乒乒乓乓地收拾砚台、笔、墨、书本等放进书包,又挤出教室,各自往回家的路上奔跑。

这所小学与厂窖镇同在一条由北向南的河边,堤外是藕池中支河,堤内是田地,同学们的家大多在学校附近的河堤边。我和同班的堂弟陈大为往学校以北的堤上跑,那飞机象跟着我俩追,大堤两边的树枝吹得大摇大摆,树叶吹得纷纷飞舞。还看见堤内的青菜被炸弹炸倒。我俩就往堤外的树林里跑,又看见河水炸得起飞。我俩又往堤上跑。不过半里路程,我俩上堤下堤几次,一口气跑到了堤内紧靠大堤的家。家里空无一人,正在着急时,听到婶娘(大为的妈妈)在偏层后面轻声喊:“到这里来。”我俩到偏屋后面,见到奶奶、妈妈、婶娘都坐在人把高的苎麻地里,身上都披上了棉被,防备飞机轰炸。

 

 

打这以后的两、三天内,我们都没有上学,只见河堤上和大河里,从北向南逃难的人和船越来越多。我多次问堤上的难民:“日本佬到了哪里?”没有谁回答。突然,我看见一架飞机正在丢炸弹,大家慌忙躲开,但没听到爆炸声,原来是丢的一叠叠写了什么的白纸,有人捡起来交给了保长,在场的人都不知是怎么回事,但总感觉到会出什么事。

这天,是5月8日,就是日军制造“厂窖惨案”的前一天,父亲陈岳霖把奶奶、妈妈、婶娘、两个堂弟和我(当时还有一个亲哥哥陈大任在汉寿县城参加中学生蓝球赛)送到河边的小木船上,让我们暂时躲在离厂窖几十公里的汉寿县鸭子港亲戚家,他说他留下来看屋。我们的船从汀浃洲顺流而下,刚到厂窖对岸的河边,一艘架有机枪的日军汽划子,把逃难的船拦住,半里多宽的河道,一下挤满了大大小小的木船,空中有飞机轰炸,有的船炸掉了一大截,有的炸沉了。船上的人都往河堤上爬。河中间不能靠岸的船民就是踩着能靠岸的船爬上堤。我们也就在厂窖对岸的河滩小垸堤内躲了一下,又上船靠河边南行,也许是船小,加上不能靠岸的大船遮挡,没有引起日军汽划子的注意,一直走出河口,经过布满水雷的湖面,(不知谁布的水雷,有人说是国军布的)又进入一条小河,到达鸭子港的亲戚家。不几天,有人从厂窖来,说父亲被日军枪打了,顿时大人们哭声不止,我忍痛含泪,守在母亲身边。

 

 

 

不久,听说日军离开了厂窖,母亲立即带着我、哥哥步行回家。此时此刻的厂窖,到处是刺眼的新坟,有的坟埋了几人、几十人、上百人的尸体,有的坟还有裸露的尸骨,饿狗含着尸骨到处乱窜,骨头里的白腺拖得老长老长。母亲决定重葬父亲,帮忙的人把一丘田角边的一堆新土掀开,见到父亲的尸体浸泡在发黑的水中,面貌模糊,大家把尸体托起,放进棺材,葬在一个新土坑里。我们兄弟一直跪在坟前,母亲在坟前哭泣。

此时此刻的厂窖人,个个失魂落魄,有气无力。一些亲眼看到那些遭屠杀的、那些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人,那些身受重伤的幸存者,成天总是感到无数冤魂就在身边,时有冤魂大吵打闹的传说。不久发生了“赶阴兵”等的荒唐事。

 

  

赶阴兵

1943年5月9日-11日,日军在厂窖制造了“厂窖惨案”。凡是见到厂窖悲惨情景的人,欲哭无泪,心神不宁,惶惶不可终日。有的人,成天迷迷糊糊,不知自己是在阳世还是在阴间。这时,有关被害者阴魂闹事的传说很多。大多是阴魂要讨替身的话题。就是阴魂要活着的人替他去死,让他转世还阳,起死回生。

 

 

有一个晚上,乌风黑浪,伸手不见五指,家里人正准备入睡,突然听到上游有人喊“赶阴兵啦—啊—嗬”“啦”字音拖得很长,“啊”字音又长又高。喊声越来越近,还伴有猛击锣鼓和其他器物的声音。 “赶阴兵”确是荒唐之举,但在当时的特殊悲惨、恐怖的气氛中,实难避免。我们兄弟虽小,但都念了几年书,知道世界上没有什么鬼神, 同时我们也理解大人“赶阴兵”的心情,不想违背大人的意愿,没有阻止“赶阴兵”,还参加了 “赶阴兵”。
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鲜花

相关分类

最新发布


返回顶部